回頂部
當前位置: 首頁 » 技術推廣 » 豬病 » 正文

非洲豬瘟防控與豬場規劃建設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2019-11-21  🔗農民日報  💛266
核心提示:一、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選址、綠化和建設施工的影響1.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選址的影響我國的非洲豬瘟防控應急預案規定,當發生ASF

一、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選址、綠化和建設施工的影響

1.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選址的影響

我國的非洲豬瘟防控應急預案規定,當發生ASF(非洲豬瘟)疫情后,劃定疫點、疫區和受威脅區時,疫點的定義為相對獨立的規模化豬場和養豬戶,以病死豬所在的場(戶)為疫點;散養豬以病死豬所在的自然村為疫點;在運輸過程中發生疫情的,以運載病死豬的運輸工具為疫點;市場發生疫情的,以病死豬所在的市場為疫點;在屠宰加工過程中發生疫情的,以屠宰加工廠(不含未受病毒污染的肉制品生產加工車間)為疫點。疫區的定義為由疫點邊緣向外延伸3km的區域。受威脅區的定義為由疫區邊緣向外延伸10km的區域。對有野豬活動的地區,受威脅區應為疫區邊緣向外延伸50km的區域。疫點內撲殺和無害化處理疫點內的所有豬只。疫區內禁止易感動物出入和相關產品調出。根據檢測和調查結果確定撲殺范圍。由此可見,若兩個豬場相距3km之內,或者1個豬場和可能有散養戶的村莊、屠宰場、市場、公路等距離在3km之內,只要距離豬場3km之內產生1個疫點,距離疫點3km之內的其他豬場的豬均有可能被撲殺。10km之內有疫點的,該區域內豬場正常生產經營均受限制。因此,新建豬場場址的選擇應選擇在3km之內無其他豬場、可能有散養戶的村莊、屠宰場、市場、公路的場地,有條件的,將3km擴大至10km更為安全。拉脫維亞ASF不斷暴發的原因之一就是野豬長期存在。為了防止野豬傳播病毒,豬場場址應遠離有野豬出沒的區域。

2.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綠化的影響

在中國傳統的豬場規劃設計資料及做法中,一般會在豬場內植樹以起到綠化、防風、防塵、防曬等作用。豬場內樹木容易招引鳥類,因此,為防控非洲豬瘟,豬場內不宜植樹。

3.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建設隔離豬舍的影響

對于定期引進場外種豬的豬場,最好將隔離豬舍建在原有豬場豬舍距離較遠處(3km之外最好),應將引進的外場種豬先飼養在隔離豬舍中,隔離時間按照非洲豬瘟防控中哨兵豬的飼養時間來確定。規定時間之后經觀察檢測無非洲豬瘟病毒之后,再將場外種豬轉進豬場內生產豬舍。

4.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建設裝豬臺(出豬臺)的影響

豬場至少應該在圍墻處建造裝豬臺(出豬臺),最好在距離生產區較遠處建立出豬中轉站,出豬時除了對外來裝豬車輛消毒外,趕至出豬中轉站或出豬臺的豬必須全部出場不能返回。出豬中轉站或出豬臺應按照規定消毒。

5.非洲豬瘟對新建豬場施工的影響

對于新建豬場,在豬場施工過程中,施工人員及其飲食和糞污可能與豬及肉食品有關,施工人員在施工的過程中有可能將非洲豬瘟病毒帶入新建場地。因此,新建豬場在竣工后至進豬這段時間內,應按照疫點或疫區解除封鎖所需的條件方可進豬,即在按規定進行消毒和引入哨兵豬繼續飼養監測規定時間后,對哨兵豬進行血清學和病原學檢測,均為陰性且觀察期內無臨床異常的,新建豬場方可進豬。

二、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工藝、規模和養殖模式調整的影響


1.豬場生產工藝大調整

非洲豬瘟傳播的一個重要來源是豬場外來運豬車,為減少運豬車傳播的風險,可以采取將豬場售豬的時間間隔延長,即延長豬場批次時間。目前,傳統的批次時間是1周1批。比利時專家調查比較了批次化生產的現狀以及豬場場主對批次化的滿意度。該國豬場的傳統批次也是1周1批次,后來3周1批次盛行,再后來出現了2周、4周甚至5周的批次。不同批次對母豬舍單元的數量的影響見表1。

表1豬場不同批次生產情況下母豬組數及豬舍單元數

因此,為防控非洲豬瘟,延長豬場批次間隔是一種防控方法,采取延長批次生產時,對既有舊豬場需要改造調整豬舍,對于新建豬場,可以按照新的生產工藝流程、批次及工藝參數設計豬場。

2.豬場規模

2018年以來,曾有大規模豬場(存欄1萬余頭)發生新的豬瘟疫情,損失慘重。因此,豬場規模不宜過大,中等適度規模為宜(100-600頭基礎母豬),豬場規模采用中等適度規模還可以考慮糞污還田處理。豬場設計方法中以前一般以基礎母豬頭數或者年出欄頭數為基礎數據進行生產工藝和豬舍的設計,為對應豬場批次化生產并將中等適度規模豬場中的豬舍建造為便于環境控制和現代化飼養管理的豬舍,可以以哺乳豬舍單元容納豬頭數和列數為基礎數據進行設計。根據目前大規模豬場建成的實例及環境控制基本要求,哺乳豬舍可以設計為1個單元內48頭母豬,分為3列;或者60頭,分為4列,該單元大小對應基礎母豬300-600頭。對于基礎母豬100-300頭之間的規模豬場,每個哺乳豬舍單元可設計為24頭母豬,雙列式布置。

3.養殖模式

如果將豬場養殖模式分為規模化豬場舍飼和散戶放養、規模豬場放養,則后面兩者非洲豬瘟暴發的風險較大。大量其他國家資料表明,散養(放養)以及野豬是非洲豬瘟難以控制的原因之一。因此,縮減散養或放養,發展規模化舍飼并對豬舍加裝生物安全防護措施將有利于防控非洲豬瘟。

三、非洲豬瘟防控對豬舍建筑和環境控制的影響


豬舍建筑主要從防止動物傳播非洲豬瘟病毒方面考慮。

1.防鳥傳播

目前,中國尚未有豬通過鳥傳播非洲豬瘟病毒的研究和調查報道,但是在尼日利亞的一篇論文中談到,如果豬場周圍存在有散戶或者控制不嚴格的屠宰場,鳥類可能通過采食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病豬組織或血液等后飛到其他的豬場引起病毒傳播。豬場建筑形式目前有密閉式豬舍、有窗式豬舍和半開放豬舍。新建的規模化豬場密閉式豬舍進風口一般設置防鳥網,對于傳統的有窗式豬舍和半開放式豬舍,一般未設置防鳥網,為防止候鳥和留鳥攜帶非洲豬瘟病毒進入豬舍,所有豬舍均應加裝防鳥網。在室外的轉豬通道也需要加裝防鳥網,防鳥網網格間距宜為1.27cm。

2.防止其他動物傳播

2014年以來,ASF傳播到一些生物安全級別較高的豬場,丹麥獸醫專家試驗證明穩蠅(又名吸血廄蠅、廄螫蠅)可以傳播ASF病毒,推測穩蠅具有傳播ASF的危險性。據說,蠅類飛行距離長達2.4km,使養豬場間的傳播成為可能。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硬蜱蟲可以傳播ASF。早就有確鑿的證據表明軟蜱是傳播ASF的重要媒介。除了軟蜱之外,對穩蠅、吸血蚊蟲、老鼠也要防止其進入豬舍并采取措施消滅之。

3.豬舍內地面優化處理

傳統豬舍的地面表面為水泥面,因施工質量和時間長久之后水泥地面破損,易導致病菌滋生且不易消毒。對水泥地面增添固化劑或者自流平地面的做法,可增強地面的防滑和防滲作用,便于豬舍內消滅蜱蟲等害蟲和病菌。

4.豬舍空氣過濾的必要性分析

對豬舍進風進行空氣過濾將有助于生豬健康,但是投資及運行費用較高。資料顯示ASFV(非洲豬瘟病毒)通過空氣傳播的距離較短——ASF通過空氣傳播主要局限在近距離(2.3m)。后來有專家試驗研究發現,ASFV可能會離開豬舍單元,特別是在感染ASF的豬舍機械通風的排風口處可能會檢測到ASFV,推測通過空氣傳播可能是ASF在豬場內傳播的一種模式,但是在豬場之間傳播的可能性較小。ASF如果本場沒有,主要通過遠方人員、車輛、鳥類或飼料等帶入,主要應通過生物安全措施防控,一般不會通過遠方的空氣傳播,目前中國多數豬場內豬舍糞溝相通,豬舍與豬舍之間人員串舍時有發生,蚊蠅、老鼠存在,僅通過空氣過濾仍無法杜絕舍與舍之間的傳播。對排風空氣過濾并除臭主要考慮環保要求,在沒有環保要求下,有條件的豬場可考慮進行空氣過濾(公豬站和種豬場等),低投入成本的豬場可不考慮空氣過濾。

四、非洲豬瘟防控對豬場飼料供給和飲水供給的影響


1.豬場內料線輸送線路布置

目前有些豬場在進飼料時允許商業化料車進入生產區內,為減少外來料車進入豬場生產區帶來的風險,需要在場區邊緣地帶設置飼料中轉站,每棟豬舍飼料由飼料中轉站通過本場機械設備輸送。外來料車運送飼料至飼料中轉站時也應對料車消毒。

2.污染的飼料

飼料被ASFV污染后將使采食的豬只感染ASF。拉脫維亞2014年開始暴發ASF,該國及其他國家專家分析暴發的主要原因為減少ASF傳播的生物安全措施較差,例如,疏忽大意將受病毒污染的飼料喂豬導致家養豬感染ASF。

泔水:我國已經禁止飼喂。

另外,某些豬場可能會飼喂豬青綠飼料,也要注意保證這些飼料不被其他可能攜帶ASFV的動物接觸過。

3.豬飲水風險

目前,尚未有豬通過飲水感染ASF的報道,但是尼日利亞的一篇論文中談到,如果豬的飲水由開放式水源提供,且開放式水源受到野鳥等可能攜帶ASFV的動物污染,可能具有傳播ASF的風險。

中國農業大學 王美芝 劉繼軍 吳中紅 皖西學院 陳昭輝 佘德勇

 

 
 

 

老鼠霸王的攻略